队长夫人

【授翻】【原创男主X小天狼星】black pride 第20章

喵喵嘴:



刚发的被屏蔽了,再试一次。


摘要:


詹姆波特有一点困惑。




作者备注:


谢谢你们的评论和赞!很抱歉没有及时更新。这些天我恐怕没有太多时间写同人小说,但我会尽量加快更新速度。




小天狼星有点害怕詹姆的肖像画会与真正的詹姆一点儿都不像。他已经做好了失望的准备,几乎让自己相信那只是一副普通的魔法肖像画: 上面只是尖头叉子曾经的影子,不是真正的他。


但是他错了。那真的是詹姆,有着忠诚的心、淘气的微笑、敏锐的目光。


过分敏锐了,小天狼星想,他闷闷不乐地注视着死去的最好的朋友的肖像。


"月亮脸不赞成这样做,是吗?" 尖头叉子四肢伸开地躺在草地上说。小天狼星让那位艺术家把詹姆画在了阳光明媚的春天的霍格沃茨草坪上。树旁有一个看起来很舒服的毯子,还有一把詹姆的扫帚。所以永远不要说小天狼星不是一个体贴的伙伴。 他不喜欢尖头叉子一直被困在某个房间里的主意:如果小天狼星处在尖头叉子的位置,他会很讨厌的。


"莱姆斯... ... 他快过来了,"小天狼星边说边揉着他的太阳穴。 梅林啊,他还不到三十岁。 现在头疼是不是有点早?


詹姆哼了一声。 "你一直都不会撒谎,大脚板。 很高兴看到有些事情从未改变,即使你现在突然成了罗西尔最好的朋友。" 他做了个鬼脸。 "顺便问一下,这是怎么发生的? 那家伙过去总是让我毛骨悚然,我不是说他有黑魔法的臭味。"


小天狼星抑制着为乔尼辩护的冲动。 "什么意思?"


詹姆扬了扬眉毛。这看起来太可笑了,小天狼星忍不住深情地笑了,他已经忘了尖头叉子的一些行为举止。 这个版本的詹姆只有十七岁,他还没有摆脱一些愚蠢的、在他们少年时认为代表"酷"和"成年人"的一些举止。


"我想你,伙计,"小天狼星声音颤抖地说,他不得不清了清嗓子。


尖头叉子眨着眼睛,别扭地笑着,他仍然处于认为流露出自己的感情是缺乏男子气概和尴尬的青少年时期。 这让小天狼星觉得自己老了。梅林的蛋蛋,他也曾经这么年轻吗?


"我死了多久了?" 尖头叉子问。


"六年多了,"小天狼星回答。有时候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


詹姆沉默一会儿。 "罗西尔告诉我们——写给我们说了我是怎么死的,但是...... 感觉还是有点超现实。我不觉得自己死了。"


"我很抱歉,Jamie,"小天狼星说,低头看着他的手。"都是因为我——"


"别说了,"詹姆坚定地说。 "看着我,大脚板。"


小天狼星抬起头,凝视着詹姆的眼睛。


詹姆严肃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他平日的笑容。即使他十七岁的时候,詹姆就已经拥有了小天狼星一直羡慕的钢铁般的坚韧力量。


"我只说一次,不想听到你提起第二次。 我不怪你。 这不是你的错。 我们信错了人。我们被出卖了。我不会说我不介意----但自从罗西尔告诉我们之后,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我... ...我接受了。我和莉莉似乎一起度过了几年快乐的时光... ..."他有点悲伤笑了,似乎也夹杂着一些点快乐。"我不敢相信她嫁给了我,我们还有了一个儿子。对我来说,她才同意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就好像昨天。"


小天狼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他来说,已经过去十年了。 梅林啊,他真的老了。


"你和彼得谈过了吗?" 小天狼星问。


詹姆做了个鬼脸。 "差不多吧。 感觉... 很奇怪。地图上那个十七岁的彼得并不需要为年长的自己负责... ... 我们不知道该对彼此说些什么。 他... ... 很沮丧,但我看得出来,他明白事情怎么会变得如此糟糕。" 詹姆望着头顶的天空。 "从那以后,我们就没怎么说过话。 他大部分时间都躲起来了。 在地图上,你可以很容易让自己不被找到,如果想的话。" 他耸耸肩。 "这很难解释。 我们并不总是意识清醒的。 那里的时间与现实不一样。" 他看着小天狼星笑了。 "不管怎么说。 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还没回答。"


"回答什么?"


詹姆的表情非常平静。 "关于罗西尔。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但你他妈的为什么突然和罗西尔成了朋友? 这个庄园是怎么回事?" 詹姆盯着小天狼星穿着的传统魔法服装,他感到既滑稽又困惑。


小天狼星用手捋了捋他的头发。 "好吧,我是布莱克家族继承人,"他说,讨厌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抗拒。 他是个成年人了。他不觉得必须要向一个青少年解释自己。 "我与家人和解了。" 他有些期待地着看着尖头叉子... ... 他不知道他期待着什么。


"我为你高兴,"詹姆说。


小天狼星眨了眨眼。 "呃,为什么?"


詹姆斯做了个鬼脸。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你的家人是可怕而疯狂的——但他们仍然是你的家人。你总是说你讨厌他们,但是我能看出来这整件事有多么困扰你。 我很高兴现在情况好转了。"


小天狼星点点头,脑子里一片混乱。 詹姆什么也没说。


"那罗西尔怎么回事儿?"


"他怎么了?" 小天狼星问。 他非常需要尖头叉子的意见和帮助来解决他和乔尼的问题,但是现在他们真的在交流了,他不知道如何询问。


"大脚板。"


小天狼星叹了口气,用手捂着脸。 好吧,他会失去什么呢?


"事情是这样的,"小天狼星避开詹姆的目光说。 "罗西尔和我——我们现在是最好的朋友。 别问我这是怎么发生的---- 就是发生了。我们... 我们非常亲密。"


"和我们一样亲密吗?"


小天狼星望着天花板。 "是的——不。更亲密一点。"


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小天狼星连看都不敢看尖头叉子。


"更亲密?" 最后,詹姆问到,听起来... ... 并不是感到受伤,准确的说,是困惑。 "这是不可能的,Pads。 我们一直像兄弟一样亲密。"


小天狼星做了个鬼脸。 像兄弟一样。 当他试图用兄弟这个词来形容乔尼时,这个词使他感到不舒服。"Jon不像我的兄弟,但是... ..."


"但是他比我更亲密?" 詹姆说,听起来仍然很困惑。


"他... 他经常与我有亲密接触。" 小天狼星脸红了。操,这是他一生中最尴尬的一次谈话。 他感到难堪,为自己完全无法描述与乔尼的友谊而烦闷。


"我们也有许多亲密接触啊,"詹姆说,听起来仍然很困惑,感觉有点被侮辱了。 "我们一直拥抱在一起!"


但你绝对没有给我吻痕。


小天狼星赶走这个念头,叹了口气,决定说实话。"乔尼体内有一种生物的血液。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给我留下了标记,这基本上意味着他非常需要触摸我。" 他停顿了一下,皱着眉。 "不过,需要这个词也不太准确。 他不是非要触摸我:他不会不碰我就活不了。但是他那样做会感觉很好。我喜欢让他感觉更舒服。" 小天狼星脸颊火热,他飞快地说:"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一阵沉默。


最后,詹姆说,"等等,这就是为什么罗西尔总是对你那么诡异吗?"


"他不诡异!"


"也许他现在变了,但他绝对是个怪人,大脚板。他一直盯着你看,有时候我不确定他是想折磨你还是想吃了你。真是超级诡异。"


小天狼星做了个鬼脸,用手捂着他燥热的脸。 "他并没有改变太多,"他说。 "但我不介意。"


詹姆不可思议地盯着他。 "你不介意? 那家伙对你的态度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你不介意吗?"


小天狼星耸耸肩。 "我已经习惯了。 我知道我们不是传统的友谊,但没关系。"


"他是个黑巫师,大脚板。"


小天狼星内心有些无奈。 他几乎能看到那个大写的"D" 他与詹姆的目光相遇。 "我也是个黑巫师,我告诉过你了。 我告诉了你我为哈利所做的一切。"


詹姆看起来并不担心。 "黑魔法的本质在于意图。你的意图是好的,你做了那些黑暗的仪式来救哈利。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是一个黑巫师,不像罗西尔---- 那家伙简直就是黑巫师的定义。我在他的地下室里看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东西。你和他不一样,大脚板。"


小天狼星咬紧牙,对詹姆的话一点也不感到安慰。他知道尖头叉子是好意,但是.. 


"我知道他是个黑巫师,"小天狼星简洁地说。 "我不在乎。"


詹姆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里没有评判,但是他看起来... ...很困惑。 "他结婚了,对吧?"


"是的,与达拉蒂娅 · 扎比尼。你还记得她吗? 一个比我们大几岁的斯莱特林。"


詹姆吹起口哨。 "她非常性感。" 他脸红了,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 "当然不像莉莉,但她是,你知道... ..."他斜视着,挑着他的眉毛。


小天狼星哼了一声,很不舒服得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了。这很奇怪。他仍然不习惯在他们之间自己是那个更成熟的人。 "她被认为是欧洲巫师届最美丽的女人。"


"罗西尔是个幸运的人,"詹姆说。


小天狼星嗤之以鼻。 "她是个很幸运的女人。乔尼有权有势,魔力强大,而且很英俊。"


直到詹姆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小天狼星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 小天狼星脸红了。 "我有眼睛!" 他防御性地说。 "得了吧,承认吧——你也不是瞎子,伙计。"


詹姆皱了皱眉。 "我想是吧,"过了一会儿他说。 "我记得在弗兰克的生日派对上,我们一起玩'结婚,fuck,或者杀人'的游戏的时候,莉莉选择了嫁他。"


小天狼星笑着回想起来了。 "当Lily选择杀你的时候,你非常生气。"


"她最终还是嫁给了我,"詹姆说,听起来仍然有点惊叹和梦幻。 "如果我让她怀孕了,她确实会和我上床。"


小天狼星翻了翻白眼。 "哦,她跟你上床了,"他说。"你向我详细地描述了你的sex生活。太恶心了。"


詹姆傻笑了起来,看上去洋洋得意。 "你应该开心,大脚板。 如果我和你分享我们sex生活的细节,我就是你世界上最好的朋友。罗西尔比不上我。"


"好吧,"小天狼星干巴巴地说。 "在新婚之夜,乔尼和我分享了他的妻子。我肯定这会让他赢得最好朋友奖。"


詹姆睁大眼睛盯着他。 "嗯,什么? 无意冒犯,大脚板,但如果你要我在新婚之夜和你分享莉莉,我会打爆你的蛋蛋。"


小天狼星嗤之以鼻。 "莉莉是你一生的挚爱。达拉蒂亚只是一个——"他及时停下,免得让自己说出后悔的话。


詹姆扬了扬眉毛。 "一个什么? 他的妻子?"


"他不爱她,"小天狼星酸溜溜地说。


"如果他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呢?"


小天狼星耸耸肩。 "他是罗西尔家族的领主。他需要一个继承人。"


尖头叉子凝视着他。 "有时候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天狼星,但有时候我几乎认不出你了。这很奇怪。"


小天狼星的喉咙变得紧涩。


"你和波特从小就是好朋友,但现在的你有不同的需要。波特已经认不出你了。"


不 ,Jonny大错特错了。


他要证明这一点。


小天狼星大笑起来。 "我的确长大了,尖头叉子。当然有一点变化。 那么,你想见见哈利吗?"


詹姆的脸上闪过犹豫的神情。 "是的,当然,只是... 现在还不是时候,好吗?" 他羞怯地笑了笑。 "这... ... 对我来说有点奇怪,大脚板。 我才十七岁,我不知道怎么当一个7岁孩子的父亲!"


小天狼星点点头,说实话,他松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哈利会对詹姆作何反应。 见鬼,他不知道如果哈利开始叫詹姆"爸爸",他会有什么感觉。他为自己愚蠢的占有欲感到羞耻---- 哈利是詹姆的儿子---- 但他无法改变自己的感受。


乔尼可能会嘲笑他,他会说我已经告诉你了。


小天狼星恼火得把这个想法赶走。他能不能有两分钟不去想乔尼? 事情越来越荒谬了。小天狼星每次看到自己的脖子都会奇怪的感到慌乱,尽管那吻痕---- 该死的,那块淤青----早就不见了。


他妈的,他真是一团糟。


"那么,你想见见我的小儿子吗?" 小天狼星说,试图把乔尼从他的脑子里赶出去。 说真的,他到底怎么了? 他终于和儿时最好的朋友重聚了,詹姆就像他的兄弟,这些年来他一直想念他。 乔纳森 · 罗西尔现在应该是他最不想的事。


但话又说回来,他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乔尼了。罗西尔没有参加最近一次的威森加摩会议。 当小天狼星把完成的画像交给他时,他被告知罗西尔大人不在家。 同样地,是一个罗西尔的家养小精灵把完成的詹姆肖像画送给了小天狼星。


如果他不是知道事实不是如此的话,他会认为乔尼在躲着他。


小天狼星皱起了眉,撅起了嘴。 当然了,乔尼并没有躲着他。他绝不会那么做。


对吧?


"詹姆 · 乔纳森,对吗?" 尖头叉子说,把他从他的思考中抽离出来。


小天狼星来了精神。 "是的,JJ。他是个很棒的孩子。 对于一岁的孩子来说,他有点爱惹麻烦——他经常让他哥哥满屋子地追着他跑——但我发誓,他每天都会学到一些东西。 他太聪明了! 他——"当他注意到詹姆斯奇怪地看着他时,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 小天狼星说。


詹姆带着温柔的微笑耸了耸肩。 "我想你真的长大了,"他说。 "我认识的大脚板觉得小孩子很讨厌。"


小天狼星笑了。 "的确如此,但如果他们是你自己的孩子,就不那么惹人厌了。 而且我的孩子们真的很棒。 甚至乔尼也喜欢他们,而乔尼一向讨厌小孩。"


"是吗?" 尖头叉子咕哝着。


"是的,"小天狼星说,转动着眼珠。 "哈利小的时候,乔尼总是假装不喜欢他,叫他'波特的孩子',但后来我看到他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给哈利巧克力蛙,他以为我没看见。" 他笑着说。 "然后,当哈利开始叫他乔尼叔叔时,他假装生气,但我知道他心里很喜欢这个称呼。"


"你知道当你谈论罗西尔的时候你的神色变了吗?"


小天狼星的目光回到了詹姆身上。 "什么?"


"是的,"詹姆说,他的表情有点紧绷。 "实际上,这有点恶心。你变得神情恍惚。"


小天狼星气急败坏地说,"不,我没有!"


詹姆笑了。 "你知道。 要不是我了解你,我还以为你被他迷住了呢。"


小天狼星张开嘴,又闭上了,他什么也没说。


最后,他说:"别傻了。你知道我是异性恋。"


詹姆慢慢地点点头,看着小天狼星,好像他是个谜。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比如说... ... 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儿,你会和罗西尔上床吗?"


小天狼星大笑起来。 "这是什么傻问题?"


"一个假设的问题。来吧,大脚板。回答就是了。"


小天狼星做了个鬼脸。他的性转版本很可能看起来非常像贝拉特里克斯。 "即使我是一个女人,乔尼也不会喜欢我,"他说。 "他喜欢金发女郎。"


"我没有问他喜欢什么。我问你,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你是否想和他上床。快回答。"


"得了吧,这太愚蠢了,"小天狼星嘟囔着,心里感到慌乱。他转过身去。 "我们都是男人,所以这个问题没有实际意义。 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詹姆叹了口气。 "说实话,我也不确定。 这太奇怪了,小天狼星——你和罗西尔的友谊。"


小天狼星几乎笑了,他把手握成一个拳头,不让它碰到自己的脖子。


你连事实的一半都不知道,伙计。


***


那天晚上,他梦见乔尼和贝拉特里克斯zuo爱。


即使在梦里,那也是相当恶心的。 小天狼星想抓住他最好的朋友的肩膀,把他从那个恶毒的婊子身边拉开,当乔尼狠狠地艹她的时候,她嘲笑着小天狼星。


 "他让我感觉棒极了,他比你好多了。" 她呻吟着,闭上了眼睛,红色的指甲从乔尼强壮的背部划下来。 "你嫉妒吗,亲爱的堂弟?我敢打赌,你一定渴望代替他的位置。" 她睁开眼睛大笑起来。 "或者你渴望取代我的位置。"


然后梦境改变了,变得令人困惑。


一个肌肉发达、沉重的身体压在他(她?)身上,当乔尼一次又一次地ci入小天狼星的身体时,蓝眼睛灼热地盯着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呻吟着醒了过来。


他凝视着卧室黑暗的天花板,心怦怦直跳,感觉一阵眩晕,他的拳击短裤紧得让人不舒服。


真他妈的一团糟。